当前位置:95535搞笑美女托夫站
美女托夫站
2022-11-13

大昌公司员工李秋兰容貌秀丽,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。哪知道突遭横祸,丈夫黄准刚过不惑之年就得了中风,半身瘫痪,这个家一下子乱了程序。李秋兰坚信恒心能改变现状,她毅然辞掉工作,陪着黄准去附近的公园锻炼,每天6小时,风雨无阻。说是锻炼,其实就是艰难地前移,6小时加起来大约也就行走几千米,能把正常人活活急死。李秋兰无奈地把这种“散步”称作“长征”。

眨眼一年多过去,黄准的病情虽然没发展,但是效果并不显著。病人开始是拖着一条腿,端着一只胳膊往前挪,到现在,还是那个样子。照这样算,要想恢复到当初那个活蹦乱跳的黄准,纯粹是痴人说梦!李秋兰只有自叹命苦,如此没指望的锻炼,高兴不高兴都得耐着性子陪下去!而她所在的公司今年又提了薪水,这消息刺激着她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差起来,遇到丈夫不配合锻炼时,她时常会板起脸来训斥,甚至骂过粗话。

唉,换谁谁也免不掉这样的脾气呀!

一个烈日当头的下午,秋兰又带着黄准重走长征路。好不容易到了公园,恰赶上某社区组织老年人汇演,还真的有高人献艺。秋兰是个文艺爱好者,她多么想驻足观赏,可又担心黄准,没人监督,他在树阴里坐下偷懒怠工。此时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正把《二泉映月》拉得如泣如诉,简直就是阿炳再世。李秋兰的眼睛里伸出钩子,直往那二胡、那帅哥方向扫描!

正在左右为难,听到小钟跟她打招呼。小钟原是某大公司的白领,长得比秋兰还漂亮。也许是天妒红颜,去年患了血栓,丈夫不知去了哪里,扔下她孤身一人天天坚持这种见不到希望的锻炼。时间一久,病友们以及陪同的相互都熟了。小钟走到李秋兰面前:“姐,信得着我吗?那就让你家大哥跟我走一段。放心好了,我拐不走他的。”

李秋兰扑哧笑出了声:“有拐这样的吗?送给你,你要哇?”

黄准跟上小钟继续行走锻炼去了。李秋兰这下找到解放的感觉,可算能自己支配自己一回了。节目特别精彩,她又是鼓掌又是尖叫,直到演出结束,这才想起找自己的男人。往常稍微一超过点时间,黄准叫苦连天,索性坐地上放赖,让她在大庭广众下十分难堪。现在时间超过一半有余,他哪儿去了,不会为难人家小钟吧?公园是“8”字形路,李秋兰刚想着奔哪边寻找更合适,却见黄准跟在小钟身边,两人都是满脸汗水,边说笑边朝着这边走来。一问,吓了秋兰一跳,这公园好大,平时只走两圈,而今天他们走了四圈!

“放心吧,姐,大哥累不坏。男女搭配,走道不累嘛。”小钟冲黄准眨了眨眼,“大哥,你先坐那椅子上休息一会儿,我跟姐商量件事。”

李秋兰跟着小钟走到一片树阴下。小钟说:“刚才听大哥讲了,您原来在单位挺有业绩的,现在单位领导还几次动员您回去上班,有这回事吧?”

“有又能怎么样。”李秋兰郁闷地说,“把他一人扔在家里,他会坚持锻炼吗?还不是死得快。”

“我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,既解放了姐,也成全了我。姐想不想听听?”

李秋兰差点笑出声来。成全你?你要是当真愿意接收这百无一用的病殃子,我情愿补贴丰厚的陪嫁。只听小钟说,她反正每天都得锻炼,不如把黄大哥捎上,条件是,李秋兰每月发给她1000元的陪护工资就行了。“不是有托儿所吗,我就算叫托夫站。只要把大哥交给我,以后除了洗衣、做饭、吃药,剩下的全都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有这样的好事?李秋兰一算,上班能挣3000多元还包交五险,扣除托夫费,净赚2000多外搭那么丰富的福利待遇。关键是心情不一样,整天陪着个残疾人半步半步地前移,她都有抑郁前兆了。“可我家老黄……”李秋兰担心老公离不开她,再死缠烂打非老婆不配合,这美梦还不是泡影。

“我已征求大哥的意见了,他特别乐意。”小钟欢快地说,“姐,您可以一月一验收,质量不达标,您马上开掉我行了吧。”

就听黄准在那边搭腔:“你只管放心吧。我跟小钟步伐一致,谁也不拖累谁,她绝对不会像你那么训斥我。”

嘿,老公就这样轻易痛快地“叛变”了?!

就这样,李秋兰每月付给小钟三分之一的劳动报酬。工作间隙,她又可以跟班上的姐妹谈笑风生,每周两天公休,甚至可以参与当日结束的野外活动,可谓获得了彻底的解脱。一开始,她不是很放心,怕黄准磕着碰着,早饭后还要陪着老公下楼,跟小钟进行交接;几天后,黄准要撑着自己下楼,她也就借坡下驴,彻底放了手。偷眼观看,老公整天乐呵呵的,比前段跟她锻炼时兴趣明显浓了。李秋兰酸酸地想,男人都是见异思迁,连中风的都这样,唉。

一月期满。小钟约见李秋兰要结算工资时,秋兰隐约有些心疼。如果黄准不生这非锻炼不可的败家病,她是不是可以省下1000元,能买套像样的衣服呢。知道这样,当初砍到500元就好了,反正小钟她也得锻炼。她刚萌生这想法,却听小钟说:“姐呀,下个月我不想做了。”

“什么,你不想做了,为什么呀?”李秋兰莫名其妙。

“钱太少。”小钟说,“旁观者可能会以为我是白赚,其实带一个病人,添出好多麻烦呢。”

嘿,李秋兰没等着砍价,先让人小钟给炒了。晚上下班,她对黄准说:“那小钟得便宜卖乖,反而拿捏我。你配合一下,咱不用她了,你自己锻炼行不行?”

一听不用跟小钟锻炼了,黄准高兴得什么似的,再三答应,肯定不让老婆失望。李秋兰也恨恨地想,让你小钟得寸进尺,离了你,我们还不活了呢。

然而,没过一个月,李秋兰发现不对头,老公黄准神色萎靡,行动较被托夫时明显迟钝。这是怎么啦?她找个公休日暗地跟踪,噢,原来那个不争气的黄准走到公园,就坐椅子上不动了。怪不得当初高兴,原来离了人监督,他可以为所欲为了。任凭李秋兰冲过去大吵大闹,老公不与她理论,就跟木雕泥塑的一般,嘴里喃喃道:“我累,我走不动,歇会儿还不行吗?病死总比累死强!”

李秋兰知道老公病情加剧是锻炼方面的猫腻。她进一步调查,左邻右舍告诉她,黄准今天出去还是好的,他经常足不出户,家里电视机声音开得老大,哪个听不到?

李秋兰肠子都悔青了。她上班不足一月,黄准的状况后退了一年半!她无计可施,只好给小钟打电话:“小钟啊,姐同意给你涨500元,你只当帮姐了好不好?”

小钟在电话里叹口气:“那好吧。谁让我跟黄大哥投缘的呢。”听听,涨500元还像欠她老大人情似的。

黄准重新被收进了小钟的托夫站。说也奇怪,他再也没吵过累,每天特别自觉守时地锻炼。从他的精神状态就不难看出,小钟的监管是非常有效的。李秋兰也不再纠结钱多钱少的事,她把全部心思收回到公司里,埋头做事,表现得很突出,几个月后,公司给她加了薪,幅度正好是500元。

转眼又是一年过去,李秋兰提升为班组长,工资待遇又进了一层。看看黄准,尽管肢体动作看不出大改进,可气色一天好似一天。她抽空跟老公交流,才知道,他已经有了七八个病友伙伴,统一归小钟领导,大家相互勉励,生活得好不开心!

“七八个,全收费吗?”李秋兰问。

“那还用说。”黄准答道,“人钟站长成立了‘美女托夫站’。我们病友按不同情况,享受不同级别的照顾,当然,价钱也不一样。我是她头一个客户,所以收费最优惠。”

我的老天爷呀!李秋兰脑袋陡然大出一圈。照黄准这么说,小钟一个病人,月收入过万了,而她热火朝天地奋斗,收入竟不及人家一半!这世上还有天理吗!

月底交费时,李秋兰又见到了小钟。她酸味十足:“聪明人动动脑,胜过傻子满街跑。你这托夫站一年收入得十万吧。”

“十万?”小钟一句话把李秋兰震得差点坐大街上,“区区十万,我喝风去?”

小钟告诉李秋兰,她健康时事业辉煌得让同事羡慕妒忌恨,差一步就提总裁助理了,可怜祸从天降,扼杀了她的美好前程,粉碎了她的幸福家庭。这时一些流言蜚语传进了她的耳朵里,甚至说什么她之所以得势,全仗着一副好脸蛋,现在没戏了吧……小钟真想从楼上跳下,一死了之。她费了好大气力,身子已经攀上了窗台,往下一看,呀,路人匆匆,显得那么渺小!也就刹那间她大脑灵光一闪:想要让别人渺小,你自己得往高处站。

小钟从窗台上下来,把自杀的秘密埋藏于心,开始了倔强的锻炼。她无时无刻不在寻找自强的途径。好几次,李秋兰训斥黄准时被她撞上,小钟想,久病无孝子,久病无贤妻,她何不乘虚而入,捎带着赚点钱?于是就跟黄准有了尝试性的合作。成功第一步后,她接连扩展思路,最终有了一个自己非常满意的“美女托夫站”。

“我在网上发启事,在全市各区招聘陪患者肢体健全的员工,他们必须有爱心有耐心。眼下,我必须集中精力研发锻炼方式和经营管理,不能亲自陪黄大哥散步了,他表示能够理解。”

李秋兰听得目瞪口呆。人家小钟果然站到了高处,她这个业绩骄人的健全者,想不仰望都不成!

(责编/邓亦敏 插图/杨宏富)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?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,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~